藍田 (小雞子)

六十年前祖父祖母由大陸「走日本仔」逃難到香港,在灣仔住了大約二十年,
直至六十年代中搬進藍田村,成為藍田區第二批居民(第一批是住在位於
現時德田村的木屋區居民),我整個家族,就由那時開始緊緊繫在藍田。

藍田村由第一座至第二十三座組成,但只有廿二座,原因是第九座從未在地圖
中出現過。究竟是風水問題,人為錯誤,或是其他原因,這個撲朔迷離的疑團,
隨著第七至十座於九七年拆卸,而再沒有人提起過。但是藍田村第十五座,
就成為香港公營房屋的其中一個重要里程碑。為紀念建成第五百座公屋,
長長的十六層公屋兩端都各刻有一條活龍活現的七彩龍。每天坐巴士
經啟田道回家,那條彩龍就必定是第一件看到屬於藍田村的東西。

六七十年代的公共屋村重量不重質,居住環境和現在的簡直是天壤之別。
沒有獨立房間、廚房和浴室;沒有每層直達的升降機,其他層數要用樓梯接駁;
地下的一層設有公廁,但環境非常惡劣,設備簡陋;沒有大型購物商場,
只有設在每座大廈地下的各式小商店。

狹窄的空間,竟可以製造一個和諧溫馨的居住環境。在自己家裡,
家人與家人之間沒有房間的牆壁阻隔,可以暢所欲言,不會像現在般,
這麼容易造成家庭糾紛;走出家外,鄰居與鄰居就如一家人般,
有事時互相照應,無事時互相探訪,現在居住在新型公屋的人,
還有幾多人可以說出住在對面的一家姓甚麼呢?
到了現在,我還能夠說得出附近幾家人的名字 - 左邊 923 的三姑、
右邊 925 的君儀、君儀對面 926 的棋媽、我家對面 927 的阿毛、
隔鄰 928 和 929 打通了的肥伯,還有堆垃圾佔了半邊走廊的 936A。
現在搬進了新屋村,我只能從祖母口中得知,右邊那一家是鄧姓人,
其餘的,真是完全不知道了……

公屋的一事一物,我都有點兒依依不捨,尤其是關於飲食的店舖。
第六座近升降機大堂的兩間辦館,就是夏天時的天堂。
每逢家裡舉行小型派對或者家庭雀局,就一定會到這兩間辦館買支裝汽水,
因為總覺得支裝汽水比其他包裝好喝得多。
不想喝汽水,吃雪條也是個解暑好辦法,我就是在那個時候愛上了吃「鳳仙」。

有一年家人回了鄉,媽媽帶著我和堂兄去近第六座的「多慶茶樓」吃早茶,
媽媽為了令我們吃飽些,午飯時可以吃少些,就每人叫了一個雞球大包給我們,
那種大包就是「麥兜故事」裡,黎根最喜歡吃的雞球大包了,
我們吃完手上的雞球大包之後,午飯果真完全吃不下,
自此之後我們見到雞球大包都會很恐懼……
還有第六座的「豪華冰室」,那裡的早餐和下午茶都十分好吃,
只以伙計叫喊落單而不用紙記下,這樣的茶餐廳現在真是買少見少。
究竟這是人類的進步,或是退步呢?

第一座和第二座的熟食檔,間直就是我的天堂所在地。
混醬腸粉、生菜魚肉碗仔翅、咖哩魚旦、紅綠豆沙和芝麻糊、
白粥油條豆漿炒麵、雞蛋仔和夾餅、雲吞麵魚旦河、潮州打冷、……
現在要在外邊找到同樣有風味的吃,我想已經難比登天了。

小孩子總是喜愛玩,但是八十年代的小孩,沒有六七十年代的「拍馬紙」,
亦沒有九十年代的遊戲機和多元化的玩具,一件很簡單的東西也玩得高興不已。
位於連德道連接興田村和藍田的天橋,現在車水馬龍,但亦曾經是我的天堂。
這條橋剛建成,還未開放給車行走時,媽媽就帶我和家裡的三輪單車到這裡玩,
開始時在附近沒有車行走的馬路踏,已經很滿足,但很快就玩膩了,
嚷著要媽媽把單車推到橋上面,然後我坐上車,順著天橋的斜度衝下去。
好玩的確很好玩,而且十分刺激,但是苦了媽媽了……

第十座山腳近診所那一邊,長滿了臭草花,開得燦爛時,一點點紅色、
橙色和黃色的花十分美麗,有一次看完醫生,祖母帶我回家時,教我摘了十幾朵,
然後一朵一朵像砌路軌般串好,就能串成一條簡單又漂亮的頸鍊。
現在想找像臭草花般的野生植物,已經沒有可能了。

時代變遷,真的可以影響一切,由六七十年代的十六層屋村,重建成現在的三十八層摩天大廈;
那時只有巴士和小巴往紅磡和觀塘,現在有了地鐵站,又有過海和機場巴士;
小型屋村商店已經進化成大型商場,大如八佰伴亦選中藍田作為分店位址。

藍田這個家,真是屬於我的。

Eric + Sohling @ 雞飲雞食 All Rights Reserved.